潜伏在校园的肺结核!江苏师大学生:每年有人休学,几乎都是肺病

广告位

广告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中国新闻周刊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江苏师范大学潘安湖校区。摄影/本刊记者 李明…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中国新闻周刊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江苏师范大学潘安湖校区。摄影/本刊记者 李明子

本刊记者/李明子

10月14日晚,江苏师范大学因通报22名学生患肺结核冲上微博热搜榜。

该校发文称,自2019年8月21日到2020年10月12日,两年间陆续发现江苏师大科文学院潘安湖校区(下文简称科文学院)学生肺结核病例22例,并在今年10月的CT筛查中发现43名学生胸部CT影像异常,需进一步诊断排除。记者就排查结果多次致电江苏师大科文学院及其所在地贾汪区疾控中心,均未获回复。

“江苏省疾控和省医院结核病专家已经在徐州市传染病医院指导排查,市疾控专家13日就下去检查了,正在学校调查传染源头。”徐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防治科一名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确诊及疑似感染学生主要来自2018级软件工程专业

从徐州市传染病医院大门向北走100米左右到5号住院楼,科文学院疑似感染的学生主要被收治在这里,住院部医护人员表示,目前收治有20多名学生。另据住院学生自己统计,2018级软件2班有5人确诊,该班6名胸部CT影像异常学生于14日确诊,分别住在5号楼一层、二层,另外十余人来自2018级软件1班,仍在等待血检、便检和痰检结果。

2018级软件2班的陈斌在14日确诊后搬到新病房与结核病人同住,还未确诊的同学仍集中住在一起,4人一间。和大多数同学一样,陈斌自己住院治疗,父母并未陪同。“他们对学校挺气愤的,但来了也帮不上忙,还可能被感染,从外地赶来比较远。”陈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只有两三个同学有家长陪护。

软件工程专业是科文学院人数最多的专业,2018级共有2个班,刚入学时每班都有70多人,只有几个学生来自徐州本地,百分之七八十来自江苏省内其他地区。

此次出现肺结核感染的潘安湖校区于2018年开始招生授课, 位于徐州市东北角,距离本部泉山校区30余公里,采取半封闭式管理,目前只有大一到大三的学生,大四学生仍留在泉山校区。科文学院是江苏师大的独立学院,官网介绍,其定位是“培养应用技术型专门人才”,学院现有在校生9900余名。

“原本计划毕业后参军,如果确诊是肺结核,学校必须给我一个说法。”2018级软件1班的周磊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新生入学军训时,班上就有1名女生因患肺结核休学回家治疗,此后每年陆续有人休学,几乎都是肺部的病,有的是胸膜炎,有的是肺积水或肺炎,大一时班上79人,现在还在学校上课的就65人,有的复学回来,留级成了学弟。

多位住院学生回忆,科文学院在2018年春季、2019年秋季开学和今年9月中旬均组织过在校生做PPD(结核菌素试验)检查和胸透,周磊班上有多名同学今年PPD检测结果为强阳性,辅导员建议这些学生十·一假期自行检查,当时学校没有做隔离、消毒等措施,也没有公开通报。

结核病由经常感染肺部的结核分枝杆菌引起,通过空气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当患有肺结核的人咳嗽、打喷嚏或吐痰时,就会把结核菌喷到空气中。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介绍,“人们只需要吸入少数几个这类细菌就会获得感染。”全世界人口约有1/4的人有结核菌隐性感染,即感染了结核菌但未发病,也不会传染他人。感染结核菌的人一生中有5~10%的几率会患上结核病,但有免疫缺陷者(如艾滋病毒感染者)、营养不良者、糖尿病患者、吸烟者患病的几率要高得多。

“中国是结核病大国,学校本身也容易出现结核病聚集感染,如果有个别患肺结核的小孩子住校,很容易在宿舍或班级出现传播。”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病科主治医师孙峰分析说。

今年国庆期间,2018级软件1班有两名同学PDD检测阴性,但自行检查CT后仍确诊肺结核。“他们PPD阴性都确诊了,我的PPD结果是阳性,学校说我是健康的,我肯定也要查一下才安心,没想到中招了。”2018级软件2班一名同学在国庆后,与同班其他4人自发到徐州市传染病医院检查,均为肺结核,这才引起学校重视。

据江苏师大通报,10月10日至11日,学校对前期检查中PPD强阳性及重点班级的师生又进行了CT筛查,共发现43名学生胸部CT异常。但据周磊回忆,他之前PPD结果为阴性,且软件1班、2班是12日一早才被拉到传染病医院排查的,医生看过他的CT胸片后让他留院观察,因无法缴纳1000元住院费,当晚又被带回学校,集中住在刚建好的G组团宿舍楼隔离,每人一间,男生住在一楼,女生住在二楼,当晚有二三十名学生被拉回学校,第二天才被安排住院。

科文学院潘安湖校区多位大一、大二学生表示之前没收到过任何学校官方通知,直到12日在学院“表白墙”看到一名2018级感染后复学者的自述后才自发带起口罩,但不久前学校还组织过开学典礼,社团还在招新,学校食堂比较拥挤,并未提示注意保持距离。

学生被确诊后开始接受药物治疗。摄影/本刊记者 李明子

已有学生开始接受肺结核治疗

陈斌14日确诊后开始接受治疗,每天输液5瓶,吃异烟肼片、吡嗪酰胺片、盐酸乙胺丁醇片等4种药物,并不清楚要住院多久,同班另一名女生从医生那打听到,大概住院治疗3~4周,之后可以回家吃药。记者致电徐州市传染病医院医生办公室询问治疗方案,未得到回应。

“结核病可防可治,有固定疗程,必须坚持六个月,没有任何可以打折扣的地方。”孙峰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说,患者须严格遵照医嘱治疗,注意休息、保证营养,治愈率在90%以上,否则出现耐药问题会很麻烦。

为什么中国结核病没有控制住?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在一次活动中公开表示:“结核菌涂片阳性的病人不治疗到转阴就不应该出院,但现在很多地方都做不到。目前对结核病防控的投入还太少,结核病防控策略还需要极大加强。”

“结核病人痰菌从阳性完全转阴,一般要2~3个月,而医院有自己的苦衷,由于床位有限、绩效问题等往往很难让患者住满3个月,这就增加了社区传播的风险。”孙峰解释说。

周磊一直不相信自己会得肺结核,他没有咳嗽、发烧、出汗、体重下降等症状,每年体测肺活量有七八千,16日血检报告结果显示阳性,他还在等待痰检结果,医生告诉他“还不能确诊”。

“这里的确诊是指确诊为活动性肺结核,无症状不代表没感染,可能是潜伏感染。”孙峰解释说,从被感染到真正变成活动性肺结核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出现咳嗽、咯血等症状的被认为是具有传染性的活动性肺结核,可以理解为浮在海平面上的冰山,水面以下其实有更多人处于潜伏感染的状态。

所谓肺结核潜伏感染,是指人身体已经接触过或体内有少量结核菌,但没有发展为活动性结核,这类人数量很大,因日常入职体检不包括肺结核检查,多数人不清楚自己是否为潜伏感染。这些人可能会在未来人生某个阶段转变成活动性结核患者,往往和个人身体状况有关,比如劳累、免疫力下降时。不过,潜伏感染者无症状,不咳嗽不排痰,不造成飞沫,基本不认为有传染性,一般情况下不用治疗,可以靠自身免疫力控制。

据孙峰介绍,从潜伏期到活动期,没有所谓的检测“金标准”。PPD检测理论上希望将潜伏感染和活动性肺结核都检测出来,但由于中国人普遍在婴幼儿时期接种过卡介苗,身体对结核蛋白会产生免疫反应,从而出现PPD的假阳性,活动性肺结核患者的CT影像有明显空洞或纤维炎症病灶,但潜伏感染者的CT影像并不显著,可能是比较小的结节,该如何判断,有赖于临床专家的个人经验。

“科文学院这些学生如何治疗,还要看当地疾控和医疗专家组怎么看待这件事,在舆论压力下,整个医疗卫生系统趋于谨慎和保守,选择治疗,以免有学生在一年半载后发病。”一位曾经参与处理其他学校肺结核聚集性感染事件的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徐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防治科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开始对科文学院全院学生进行筛查,会陆续做PPD检测。一名2020级新生接受采访说,班级于15日晚给每个人发了3张体检表,从检测项目上看,没有PPD或CT,截至17日发稿,仍未进行任何检查。 (文中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作者: sdfaswq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广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