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手掌控“亚洲第一男团”,到底靠什么?

广告位

广告

德云少班主郭麒麟今年可太忙了。 在德云社无法开箱的这段时间里,打着“养活全社”的名义,上了十几档综艺。 他也被称为“人间清醒”,才24岁就特别通透。 大林开口就是“不如意事常八九,…

德云少班主郭麒麟今年可太忙了。

在德云社无法开箱的这段时间里,打着“养活全社”的名义,上了十几档综艺。 他也被称为“人间清醒”,才24岁就特别通透。 大林开口就是“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什么事都想到最丧的结果,所以永远不会失望。

无论走到哪,郭麒麟都能把节目变成自己的单口相声小剧场。 他还自曝有过一段异国恋,说只要自己觉得值,付出多少都无所谓。别说,大林这是什么杰克苏的缺心眼儿加痴情大少爷人设啊。

不过“德云女孩”最期待的,还是郭德纲和师兄弟们一起热热闹闹的《德云斗笑社》。 既然是“斗”笑,又有导演严敏的加盟,这帮“说学逗唱的哥哥”们,立马有了极限挑战的味道。 《德云斗笑社》里,郭麒麟可是第八期才姗姗来迟,还穿着戏服,像是刚从片场赶过来的。

不过“少班主”一到,大家态度立马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围在门口的师兄弟们忙纷纷让路。 张鹤伦甚至怕他被雨淋着,赶上来给少爷挡雨。不过在“规矩”门前,郭麒麟也一样没办法搞特殊。

哪怕不是德云社的粉丝,都听过相声行当“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的说法。 这期节目的设定,就是对德云社演员们维护“规矩”的考验。 事实上,“立规矩”是传统相声行业长期积累、沿袭的智慧,也是一套相声行业的生存法则。 “十大班规”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限制演员,但实际上是德云社自我保护的招数。 这些年德云社迅速吸粉,也跟台下这些“规矩”有关。他们一边承受束缚,一边又用规矩实现自我成就。

一开局就是一场演出,结果徒弟们全都迟到误场了。 这设定纯属导演组的“用心良苦”:5点开始的演出,临近表演才通知演员场地。这会儿有的演员大褂还没熨呢,一个个都急死了。

对德云社来说这可不是小事,破坏了“十大班规”中的“不准误场蹲工”一条,属于严重舞台事故。 而师父郭德纲和于谦于大爷,正在大笼子里等待徒弟们的救援。

师兄弟们要通过游戏,收集时间块,让大家穿越回误场之前,弥补破坏规矩的错误。

在“规矩”门前,秦霄贤和周九良还想试探一下虚实,没想到真被站在门口执法的师侄们打了手板。 这回可是玩真的了,郭德纲带着号称“亚洲第一男团”的德云社,靠的就是规矩,可不是开玩笑。 这回连德云少班主都请了回来,就意味着大家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得在这个规矩圈里活动。

不过向来蠢萌的“云鹤九霄”,哪会那么容易顺顺当当完成“规矩”游戏。 第一个凑写有“十大班规”灯笼的游戏,就让大伙儿搞得笑料百出。 郭麒麟和孟鹤堂本来偷偷商量着,互换一下“带”和“相”字,凑成“带酒上台”和“吃空挖相”,正好完成游戏。

没想到游戏规定是,房主走出门后,家里的灯笼是可以被任意取走的。 郭麒麟出门后,家里立马变超市,不仅让孟鹤堂拿走了“带”字,还让烧饼把“挖”字也拿走了。 回家后的大林急得跳脚,直呼“心脏病要犯了!”。 本来以为就要成功了,居然还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操作。

德云社的“十大班规”里,比较好理解的是“不准带酒上台”。 典型案例,就是于大爷在北展舞台上的经典之作:“车祸版汾河湾”。 那是德云社成立15周年的演出,喝大了的于谦,完全把《汾河湾》和《武家坡》搞混了,薛仁贵的媳妇本来是柳银环,居然说成了王宝钏。

这可愁死了郭德纲,为救场还翻了个跟头。观众反而觉得票买得太值了,郭于现场版的即兴表演,实在难得一见。 这回可把于大爷当成反面典型,“老两口”再提起这事,于谦立马承认错误。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爱酒癖好,才成就了这场传奇经典的《汾河湾》。 于谦还发微博调侃:要想挑战一下班规,身边先得有个能力挽狂澜的角儿!

郭德纲趁着《德云斗笑社》综艺玩闹的机会,也再次给徒弟们科普了“十大班规”的真正含义。 比如尚九熙找到的“不准在班思班”,其实是戏曲行业内部非常忌讳的一句话,内容实在敏感,说白了就是“跳槽”。 少班主郭麒麟一嗓子“谁在班思班了?”,把挂灯笼的尚筱菊吓得一激灵,连灯笼都掉了。

老郭问尚九熙对这条规矩的领会,九熙解释为不能“身在曹营心在汉”。 郭德纲在此基础上补充解释,最重要的是要安心本职工作,“不是说要捆你一辈子说相声,但是干一天就得好好干”。

老郭的聪明就在于,他既恪守传统,尊重规矩,又不因循守旧。 德云社现在发展的这么大,郭德纲手下徒弟们能力、性格又不一,如果用旧式师徒父子的教条来管理,肯定是不行的。 但规矩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规矩千百年不会变化,人却能随着时代演变,用新的思路去解释规矩,根据徒弟的特质,“一个猴一个拴法”。

比如在饭堂游戏里,“食勿响舌,咽勿鸣喉”是游戏中定好的规矩。 吃东西声音不能超过60分贝,但提供的食物都是容易嘎吱作响的核桃、果冻、脆片等等,不发出声音简直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参加挑战的烧饼,却抓住规矩的漏洞,利用惩罚时间猛砸核桃,在不破坏规矩的情况下,又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机智。

烧饼是郭德纲的“儿徒”,也是第一个跑进宅子,找到被关的郭德纲。曹鹤阳也开玩笑,说烧饼跟“疯狗”似的。 但他虽然个性奔放,但对人真诚,说话直率,不藏坏心眼儿,总能守住规矩的底线。 在陈规定法面前,只要不破坏大的准则方向,随机应变也是应有之义。

同样,秦霄贤、栾云平、张鹤伦在学堂游戏中,需要穿越铜铃阵,却不能触动铃铛发出声响。 秦霄贤负责吸引火力打掩护,让张鹤伦先拿到扇子。 在尊重规矩的情况下,他们又运用游戏策略,相互配合着拿到了时间块。随着场景和时代的改变,德云社的徒弟们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规矩。

更重要的是,大家在栾队带领下,总能意识到“大局为重”。 在最后分配时间块时,如果让师兄弟们都穿越回去,则时间不够分配。 所以需要有人先穿越回去,保证头场演出不误。 总队长栾云平让师兄弟们把时间块都拿出来,统一分配,把演出放在第一位,团结在一起维护德云社的演出声誉。

德云社许多成名演员,都与郭、于有极深的关系。 郭麒麟不用说,德云社的大少爷,郭德纲的亲儿子;王九龙是郭德纲的外甥;孟鹤堂喊于谦“干爹”。 烧饼是从小老郭养在家里的“儿徒”;而副总栾云平是郭德纲口中的“爱徒”。

德云社的环境,是传统的师徒父子,与现代企业上下级的奇特融合,所以企业管理自然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再加上“德云女孩”的庞大粉丝群体,让相声演员们的热度越来越高,甚至有了明星的味道,更增加了管理难度。

但好在德云社的弟子们十分“重规矩”,面对师傅对于“班规”的教导,徒弟们一个个都特别乖。 他们太有求生欲了,时时刻刻注意,担心一不小心就成了“玫瑰园跪宾”。 哪怕是亲儿子郭麒麟,分寸把握得都异常恰当,从一上来节目就表明,“我最守规矩了”。

一方面徒弟们对郭德纲有着极深的尊敬,不仅是尊重他的行业地位,也发自内心地敬佩他的相声艺术水准。 另一方面,德云社有成文的“十大班规”,总是在强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怕是在综艺里,都始终竭力守护“不许误场蹲工”这条规矩。 因为长期恪守规矩太难,打破规矩可太容易了。

“台上无大小”是为了不让条条框框束缚笑点,而“台下立规矩”则要严格的捋清辈分,遵守班规,看起来还是传统班社那一套。 但细细看来,德云社的“十大班规”,都是最基础的道德和职业要求:尊重师长、忠诚企业、不迟到谋私利……

“规矩”虽然传统,但它的存在是为了给相声保驾护航,让这一行更好地走下去。 在德云社里,对演员的外在表现和内里良心都一样看重。相声艺术的复兴,是德云社几代人努力的结果。守规矩,也是为了守住成果。 说来说去还是老郭那句话:“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

作者: sdfaswq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广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